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明天成为昨天

—— 愿你我真情永远快乐依然

 
 
 

日志

 
 

入党  

2009-11-13 22:51: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这是今年七一写的一篇博文,转载于此~


 


       我加入中共是比较晚的,1987年初我32周岁多一点,正在北大深造,是法检班的同学介绍我加入中共组织的,而在此前我似乎并没有过要求入党的政治冲动。原因很简单:一是我认为即使不入党,我也同样可以为执政党效力;二是个人觉得信仰这东西,如果你并不坚定,就不要把自己和它强行捆绑在一起,那似乎有亵渎之嫌。


       可是不成。


       当时我同班的同学几乎95%的人是中共党员,因为他们都是检察系统的精英,很多是来自基层院的检察长,而且都是老党员了。当听说我还不是共产党员的时候,他们都用吃惊的目光耵着我看,有的还在口中弱弱地叨咕着:不会吧?怎么会呢?她明明比党员更象党员诶。。。。。。


       正因为大家都觉得我本不该是党外人士,所以包括支书在内的不少党员同学都积极鼓动我入党,并很快决定把我列为党组织的重点培养对象。记得当时最卖力鼓动我加入党组织的是支部书记王建军(来自济南铁检分院的副检察长)、还有同班里来自军检和铁检的几名党员同志。他们找我谈话时几乎众口一词是这么说滴:一呢,如果你还想在检察院有点出息,那就必须入党;二呢,最好于在学期间解决这个问题,否则回到院里再考虑入不入党的事情,恐怕就为时太晚了。。。。。。


       我懵懵懂懂地成了党组织的重点培养对象。


       按当时的规定,培养对象要经二年以上的考察期,才有资格加入组织。可我在学的全部有效时间才二年,掐头去尾就肯定不足这个要求了。还是党支部的同志们有办法,他们提出要去我的原单位(检察院和机务段)搞外调,看我以前是不是已经是党组织的培养对象了(要是的话,档案会有反映的,自己知道根本不是,因为此前我并无书面申请过)。后来我听说外调的结果是,原单位证明材料表明我曾“口头”表达过加入党组织的愿望,也曾被列为党组织的培养考核对象。


       这样一来,在校考核的时间就自然可以连续起来计算了。


       我只有一个感觉 —— 在被很多人拖着往前走,虽说违心,却不能拒绝。毕竟 -- 大家都是为了我好,是在政治上关心帮助我,我不能抗拒的是同学们的真心和善意。说实话,当时并不完全是为了一个忠实的信仰才迈入党组织这个大门的,因为我觉得那个信仰过于神圣,实现它——非我辈力所能及~~


       毕业前夕:1987年4月10日,我终于被吸收加入了中共,成为其中正式的一员。


       好象很多人在此时此刻都无比激动过,奇怪自己当时并无类似的感觉。要说心情有点与往日不同,那也只能以“惭愧”二字来形容:惭愧自己三十多岁的人,政治信仰却一直不够坚定;深感良心上对不起组织,偷偷自责的同时曾暗下决心要好好去做,按党员的标准(先烈们勇于为党的事业牺牲自己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即使达不到“江姐”、“许云峰”等人物的境界,也要达到父母那种兢兢业业为党工作、先忧天下人的境界,相信自己一定能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中共党员!


       正是带着如此自信,我走过了入党后的二十二个年头。今天是党的生日,在这一天回首自己的人生往事,回首作为一名党员的二十二年从政生涯,我最大的感言就是想对党说:亲爱的妈妈,您的女儿问心无愧!不是您所有的儿女都能对您由衷说出这句话的,经历过的人才知道这句话的份量有多么沉重!!!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