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明天成为昨天

—— 愿你我真情永远快乐依然

 
 
 

日志

 
 

【原创】北大恩师:张国华、武树臣、曹三明  

2010-11-06 14:19:16|  分类: 我的大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5年-1987年在北大进修期间,张国华教授、武树臣老师(当时是讲师)、还有曹三明老师,曾先后任课为我们讲授《中国法律思想史》和《中国法制史》。

       1984年考入检察院、1985年又考入北大法律系 —— 当时的我,可以说对法学专业知识的了解基本是处在一个懵懂而陌生的状态。是后来两年在北大法学专业的系统学习,才使我真正开始步入法律之门。此后二十几年的检察职业生涯以至今日,都让我觉得在北大的系统深造,足以让我受益终生。所以,我由衷地感谢我的母校北大,感谢那些曾终日为我们辛勤“传道授业解惑”的老师。因为是他们,成就了我后面人生的二十几年,让我成为一名真正的法律人。

        作为基础课,当年法律思想史和法制史的课程,都是被设定为学年课的。

        记得第一学期,是张国华教授给我们讲法律思想史,我们都感觉特荣幸。张教授当时不仅带研究生从事相关课题研究,同时还担任教研室主任、法律系主任。由于太忙,所以很少有时间给在校生亲自授课。由于“检干班”的学员均是成人,都来自法律工作一线,所以校方和系里都格外重视。张教授总是尽力抽出时间来给我们亲自讲课。对于同学们的课下提问,张教授总是带着微笑、不厌其烦地给予耐心解答。重要的是他在讲史的同时,更多地联系“现代”,从而让我们对中国法律思想的脉承,能有更多的了解和把握,对当今一些立法、司法现象的史上渊源,也有更清晰的认识。

        1987年毕业离校后,虽然也曾回过母校,但却再没见到张国华教授。只听说,在89那场风波中,北大法律系很多学生参与过深(以大字报形式为各校学生上街游行提供宪法依据),有的还受到警方拘捕。后来作为系主任的张教授去北京市公安局把本系的学生接回学校,还曾跟警方义正严词地争辩说自己的学生没有错。后来还听说,张教授辞去了法律系主任之职,潜心作学问,再不问政。

        前不久,在武树臣老师的法律博客里,闻知张国华教授曾一度久卧病榻,于1995年12月23日早晨9时许与世长辞。因家人有约,故张教授不幸离世的消息一直未能披露于法学界。这里,他众多的学生、满枝桃李,也都只能抱憾了!

              

[原创]北大恩师:张国华、武树臣、曹三明 - taozi - 当明天成为昨天

  张国华教授
      

★  张国华教授1944年至1946年,分别在西南联大文学院和法学院,攻读哲学政治学。抗战胜利,联大解散,选取北京大学法学院完成学业。他曾先后担任北京大学法律系法律史教研室副主任、主任,1983年出任北京大学法律系系主任兼学术委员会主任,同时担任北京大学职称评审组成员。相继担任中国法学会副会长,中国法律史学会会长,中美法学交流委员会中方主席,中国法律函授中心教学委员会副主任,全国自学考试委员会委员兼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1995年12月23日早晨9时许,张国华先生与世长辞。

 

       第二学期,由张国华教授最得意的门生 —— 武树臣老师接张国华教授给我们续讲法律思想史。

       武老师确实不愧为名师弟子,他的课给我们留下的印象总是格外深刻的。对古汉语的谙熟精通和准确诠释,构成了武老师教学的一大特色。正是这一特色,决定了他对中国历代法律人物及其法律思想的研究造诣颇深,以至后来学术成就也格外卓著。记得那时候每次听武树臣老师讲课,都感觉比听老艺人说评书还过瘾。枯燥的古汉语,让他一讲解,感觉就象是优美音乐中那足以激荡人心的音符。还有作古数千百年的孔、孟、荀,朱熹、沈家本等等,一经他来诠释,也都成了你眼前一个个活生生向你述说其法律思想和主张的真人面孔。学生们无话可说,只有钦佩!

      

       

[原创]北大恩师:张国华、武树臣、曹三明 - taozi - 当明天成为昨天

武树臣老师

         

★  武树臣,1949年10月出生,北京市人。1982年1月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学系,留校任教。先后被评为讲师、副教授、教授、博士生导师。1992年至1997年任系副主任。1996年获北京大学法学博士学位。1997年调任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现继续在北京大学招收、指导中国法史方向博士研究生。主要社会兼职有:中国法律思想史研究会会长(1996年),国家教育委员会、教育部高等学校法学教学指导委员会第一届(1997.1-2001.4)、第二届(2001.4-2005.4)委员,中国比较法研究会副会长(2001.7),北京市法学会副会长(2002.1)。主要研究领域包括:中国传统法律文化、比较法律文化、民事审判、司法改革。。。

 

 

   

      “打倒曹三明!”——如果我的同窗们不甚健忘,那就一定还记得当年我们在校时一致杜撰的的这个口号!

     说来不怕大家笑话,之所以要“打倒曹三明”老师,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他每次考试都难为大家彻夜不眠地背诵法制史里那些可恶的“名词解释”。什么“禹刑”“宗法”“嫡长子继承”“鬼薪白粲”“云梦秦简”“《法律答问》”“《封诊式》”“廷行事”“具五刑”“公室告”“非公室告”“决事比”“官当”“三司推事”“《大扎撒》”“七出三不去”“一条鞭法”“留养承嗣”“会审公廨”“贿选宪法”“三三制”“马锡五审判方式”。。。。。。  总之,考卷本来就出 5 个名词解释考题,可曹老师给我们划定的复习重点至少有150个!而且这150个“重点”里面只考3个名解,重点之外还要再考2个。额滴娘诶,你说这还叫啥划“重点”?!只记得,《法制史》虽然是我最重视、复习最卖力的一个学科,可期末的考试成绩却十分令人汗颜:71分。我的同窗中,只有一名同学考了86分,其余同学超过70分这个分数线的不足三分之一,现在回想起来,曹老师真可谓用心良苦,啥也不说,全都是眼泪了。。。。

      也是,那些历史上的法律制度,沿袭至今的仍不在少数,就说“官当”这个制度吧,到现在为止,我国刑法里面对“公务人员”身份的人犯罪,都是网开一面的,老百姓盗窃金融机构“数额特别巨大”(3万元至10万元)法定可以处死刑,可要是银行职员利用职务之便秘密窃取银行的存款(贪污),则必须是数额达到10万元以上、同时还要情节特别严重才可以处死。除了立法上“官”有特权外,司法中的“官当”更是随处可见。贪污数十万乃至数十亿元都死不了的官,我们不是见的太多了么!这就是中国司法制度的脉承性~

     

     

[原创]北大恩师:张国华、武树臣、曹三明 - taozi - 当明天成为昨天

曹三明老师

    

      

★  曹三明,生于1946年12月,山西省永济市人。1979年9月至1981年10月,在北京大学法律系攻读法学硕士学位。 1981年10月至1987年9月,在北京大学法律系工作,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1987年9月至1992年3月,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工作,历任法规处处长、研究室副主任、政策法规司副司长;1992年3月至1998年3月,在国务院法制局工作,历任工交劳动司副司长、工交商事司司长;1998年3月至今,在最高法院工作,其中1998年3月至1999年3月在行政审判庭工作;1999年3月至2004年11月任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副所长;2001年1月至今任国家法官学院副院长。

   

taozi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1113)| 评论(5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