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明天成为昨天

—— 愿你我真情永远快乐依然

 
 
 

日志

 
 

【原创】“醉驾”法定应入刑——兼评张军副院长讲话  

2011-05-12 18:35:21|  分类: 法律相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刑法修正案八》新增的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规定:“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

     从罪状形式上看,此条立法实际上规定了两种行为类型,对前一种追逐竞驶规定了“情节恶劣”的要件,对后一种醉酒驾驶却没有此类要件限制。可见立法意图至为明显,即:对醉酒驾驶不需要特定的情节或程度,只要符合“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这三个要件,就理所当然地应该依法处拘役和罚金。可以说,这是立法对危险犯入刑的一次必要完善。

     何为刑法上的“危险犯”?对专业人士而言,这是个不成问题的问题。可对普通百姓而言,却需稍做解释。通说认为,我国刑法上的“危险犯”, 是指行为人在故意或者过失状态下,实施了足以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的行为,法定构成犯罪的诸多情形。例如:在铁道上摆放石块,足以致 列车“发生倾覆、毁坏的危险”(并非已经颠覆);生产、销售不符合卫生标准的食品“足以造成严重食物中毒事故或其他严重食源性疾患”;等等。

     足以致危险发生,而实际上危险尚未发生,这就是危险犯之罪状形式。或许有非专业人士不解:既然危险(实害)尚未发生,为什么要将该类行为入刑?呵呵,道理恐怕很简单:就是因为这类行为指向的不特定性使其具有了特殊的社会危害性。若坐等其造成“致人重伤、死亡”等严重后果刑法才予介入,则势必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故而,立法上将堵截犯罪的防线向前推进将法定危险状态的产生作为独立适用法定刑的条件(而且一般都匹配了造成严重后果的实害犯条款),无非旨在突出打击重点、防患(严重犯罪)于未然。

     我们知道,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行为,足以 危害社会公共安全,这有无数血淋淋的事实证据尽在眼前。故而《刑法修正案八》新增“危险驾驶罪”,目的就是要突出打击“醉驾”这个重点。不该争议的是,既然已经明文将“醉驾”入刑,那只要符合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这几个法定要件,就应该没有“非罪”(情节显著轻微)一说。

     然而很遗憾,下面这个报道却让我们大惑不解了:5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张军在全国法院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上指出,要正确把握危险驾驶罪构成条件,不应仅从文意理解刑法修正案(八)的规定,认为只要达到醉酒标准驾驶机动车的,就一律构成刑事犯罪,要与修改后的道路交通安全法相衔接。虽然《刑法修正案(八)》规定追究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刑事责任,没有明确规定情节严重或情节恶劣的前提条件,但根据刑法总则第13条规定的原则,危害社会行为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对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行为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要注意与行政处罚的衔接,防止可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处罚的行为,直接诉至法院追究刑事责任。

    讲来讲去就一个意思:“醉驾”未必都该入刑!

    说句实在的,对张军副院长俺一直以来都十分尊敬、十分钦佩(刑法修改后俺还曾在一个“高级刑法研讨班”上听他讲课,真的十分精彩),他的很多讲话、论述既显示了深厚的刑论功底,又体现了超凡的实践智慧,非常令人折服。但他这次关于“醉驾”案件罪于非罪的观点,却让俺听得实在糊涂。

    作为“危险犯,既然“醉驾”法定当入刑,既然“醉驾”法定不论情节,那张军院长提示法官注意区分是否“情节显著轻微”的依据到底又是什么呢?

    搞不明白,实在是搞不明白了 ~~

   

    

  评论这张
 
阅读(428)|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