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明天成为昨天

—— 愿你我真情永远快乐依然

 
 
 

日志

 
 

【转载】王彬:法学的诗性  

2012-04-17 10:21:41|  分类: 法律相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曾发表于《检察日报》2010年1月28日学术版

王彬


    诗歌与法学似乎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类事物,诗人与法学家似乎应该具有迥然相异的精神特质。

    诗无达诂,法有正解。诗歌自由散漫、绚丽夺目,诗歌需要的是浪漫与典雅、雍容与华贵;而法学研究大则相关公道正义,小则相涉定分止争,法学更需要的是严谨与理性、正义与智慧。诗歌创作可以天马行空,法学研究却丝毫散漫不得。

【转载】王彬:法学的诗性 - taozi - 当明天成为昨天

 然而,饶有趣味的是,很多诗人以及其他人文社会科学的著名学者都与法学有一种不解之缘,正如德国法学宿儒拉德布鲁赫所言,“很多诗人是法学院逃逸的学生。”其中最为著名的是印度伟大诗人泰戈尔,泰戈尔在十七岁时就进入伦敦大学研习法律,并获得了法学硕士学位,然而他始终没有以法律为业,却成为了亚洲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大文豪。无独有偶,诗人歌德在青年时期迫于父命进入莱比锡大学学习法学,后来转学进入斯特拉斯堡大学法学院继续学习,并在他二十二岁的时候获得法学博士学位,歌德注定地进入了法学院,但又注定地成为一个诗人。或许《浮士德》里摩非斯特的话真的代表了他对法学的看法:“我真不想为法学那广博高深去勉强自己,我只能对你们说不要对它感到厌恶。”

    歌德借摩非斯特之口表达了自己的心声,从他的这句诗中我们可以读到法学对歌德的勉强,我们在学术史的发展中发现,有很多投考法学院的才华横溢的学子们与歌德同病相怜,如席勒、马克思、雅斯贝尔斯、马克斯·韦伯,他们早年抱持“寻找一份体面的职业”的愿望,后来又不堪承受法律所造成的“心灵的折磨”,纷纷放弃从事法律职业。不可否认,法学是反映人的经验理性的学问,是人的法律经验、知识、智慧和理性的综合体现。自然,法学也可能会渗透研究者个人的感性的观察和领悟,但它绝不是个人感情的任意宣泄。就其本性而言,法学是与一切展现浪漫趣味和别出心裁的思想方式相抵牾的。就这一点而言,追求理性与正义的法学与展现浪漫和灵性的诗歌是格格不入的,这也难怪充满灵性的文人墨客纷纷从法学院逃逸。

    但是,这是否意味着法学与灵性和诗性无涉呢?

    随着工业时代的降临,理性的昌明让人们走出混沌的田园时代,匆匆步入了现代化的历程。工业化和商品化让我们的生活世界愈来愈具有“可计算性”,愈来愈细致的知识分工也使法学作为一种规范科学愈加细致和成熟,规范着人们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法律语言要求极高的精确性,严禁任何丝毫夸张和修饰,法律判决要求中立和无私,甚至被人看做事实和法律简单相加的机械化操作。法律的精确性与专业化使法学与人们的直观感性产生间隔富有才情的诗人常常咒骂法律是折磨人们心灵的恶魔。知识与社会的理性化使文化领域愈来愈特定化,法律和艺术也愈来愈分化,法学成为所有知识中最为僵化的一种,而诗歌则成为时代精神最为灵动的表达,法学与诗性处于自然的敌对状态

    现代性是一把神奇的去魅利剑,也是带来诅咒的潘多拉魔盒。理性和“计算”规则的滥用,让我们愈来愈丧失了审美的能力。法律的理性化也在逐渐驱逐法律中的灵性,甚至造成法律中理性的异化,形式主义法学要求法官成为完全的判决机器,在要求严格适用法律的同时,却把作为法律终极追求的正义价值悬置起来。法律理性的异化使法律又陷入另一种非理性中无法自拔,使法律人完全成为法律的奴仆而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所以,在西方的严格法治时代,我们总能发现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法律判决

    所幸的是,现代及其现代之后的哲学家率先展开了对现代性的反思,哲学家对法学的诗性反思,并不是要以直观、感性的方式呈现法律之美,重要的是,他们的诗性反思是要激活被传统法学长期压抑的法律认识,把法律研究者从绝对主义和纯粹规则主义的法律教义中解放出来,在法学理论中寻求灵性和谐的美学旨趣。事实上,只有对艺术一窍不通的人才会过分陶醉于自己所从事的工作的纯粹“专业性质”,每时每刻把自己看作是人类社会最清醒、最理性和最有用的部分,养成褊狭独断的职业作风。而法律人的责任,不仅仅是机械精细地、“刻板而冷峻地”操作法律,而且是要把伟大的博爱精神、人文的关怀、美学的原则和正义的情感以专业化的、理性而又艺术的方式表现出来。正是在此意义上,法律人应当同时是工匠和艺人,是法律艺术的创造者,而“法律是善良公正的艺术”。

    事实上,法律作为正义的工具,也是创造美的技艺,因为追求功利的“善”和表达概念的“真”并不会损害“美”的纯粹。法律职业者不仅仅是正义的代言者,更应该是“诗意的栖居者”。

    (作者为南开大学法学院讲师、法学博士)。

 

http://yema.fyfz.cn/art/104574.htm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