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明天成为昨天

—— 愿你我真情永远快乐依然

 
 
 

日志

 
 

【转载】 洞穴奇案模拟法庭庭审记录(二)  

2012-04-17 21:21:54|  分类: 法律相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 洞穴奇案模拟法庭庭审记录(二) - zhahu_1961 - 诈和_1961的博客

(三)控方辩护词(王胜娜)

 

问题:

亲爱的丹尼尔,首先恭喜你在那次大灾难之后仍然能够自由的呼吸和享受家人、朋友的关爱。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1、?你们在山洞里呆了多少天  

      :32天

2、?你们呆的这三十二天里都是以你们的自带食物解决你们的饥饿问题么 

      :不是的,我们的食物很快就吃完了,自带的食物无法让我们坚持到被营救出来

3、?那么你们在自带食物吃完之后是以什么为食呢  

      :维特莫尔的肉体

4、?真是遗憾,那么你们为什么要选定维特莫尔呢  

       :我们不是故意选择他的,我们进行了掷骰子,只是维特莫尔比较不幸,被抽中了

5、?你们通过掷骰子来决定杀害谁是么  :恩,很抱歉,是这样的。

6、?那你觉得通过抽签决定人的生死公平么  

       :是公平的,在掷骰子之前我们认真讨论了每个细节,并且论证了公平性问题。

 

各位亲爱的陪审员,各位法官,从我对丹尼尔的提问中我们遗憾的证实,维特莫尔确实是为他的四位好友所杀害,并且这四位被告是在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故意杀害了被害人。他们经过了复杂、精密的推算,他们处心积虑的想要选择一个人出来杀害并吃掉。整个惨剧都是四名被告故意为之。依照《纽卡斯联邦法律》第十二条A款的规定,任何故意实施了杀人行为的人都应被判处死刑,法律规定是如此明确无误,以至于我们无法从中找出可以为四位被告开脱的任何理由,故请求法官大人和各位陪审员依法判案,判定四位被告故意杀人罪名成立、,谢谢。

 

(四)辩方辩护词(刘绍娣)

尊敬的法官大人,各位陪审员:针对控方的指控,我希望提出质疑,死者并非被故意剥夺生命

第一点,我认为在本案中,事实真相可能被掩盖, 为什么会得出这个观点呢?

法官大人,首先我想请被告凯特出庭作证

问:凯特,你好。请问在被困大概20天后你们五人当中谁的体能状况最差,谁的体能状况最好

答:我想是我的体能状况最差,因为自己平时身体并不是很好,再加上被困20天后体能消耗过大,很多天没有吃东西。所以我的身体虚弱不堪。 至于体能状况最好的,我想是维特莫尔,所以我们四人才派她代表我们负责和外界联络。

好的,谢谢。

尊敬的法官大人,各位陪审员,由凯特的陈述,再加上当时外界的帮助已经指望不上了,可以肯定,凯特会是团队中最先死去的那个人。这样的结果,凯特自己心里也明白。大家能从凯特的眼神里读出她的无助以及对于死亡渐渐来临的恐惧,毕竟她还年轻。但长期的文明教化,使得我们自诩为有道德,有修养的人,不愿眼睁睁地看着弱者死去。在场的每个人都明白,什么都不做,任由凯特死去,然后食用她的躯体,这样做没有法律风险,但是,这会让他们每个人今后一辈子承受道德的谴责。所以,大家考虑还是用抽签的方式来决定各自的命运。这样做,更符合身为文明人的我们的道德观。

法官大人,我想请被告杰克出庭作证。

问:杰克,你好。你能描述一下当时掷骰子的情况吗?

答:好的。在掷骰子之前,威特莫尔宣布撤回决定。他认为在实施如此恐怖的权宜之计之前,应该再等一个星期。但是随后我们四人就开始了对维特莫尔的说服教育工作,把当时情况的个中利害,完整地陈述了一遍,让他明白,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确实无权选择自私。因为这样会导致结果的不公平。最后由我替威特莫尔掷骰子,当我最终要求他对是否认同投掷的公平性表态之时,威特莫尔没有表示异议

好的,谢谢。

法官大人,各位陪审员,我想威特莫尔在掷骰子之前,撤回决定,当然是有他的理由的。因为,根据刚才凯特描述威特莫尔的身体状况,他是能再多等一个星期,可是其他队员,如凯特,从当时的情况来看,根本没有可能再等一个星期。自私是人的天性,自私本身没有好坏之分,在当时这样的场合,大家心理都明白,威特莫尔是最没有必要赌上自己性命的,因为他能撑的时间最久。所以,对于他的反悔,大家是能够理解的。

其实,我更倾向于认为,不是他们说服了威特莫尔,而是威特莫尔自己作出了合适的选择。最后,我们看到的结果是,他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以上,是我分析、推理的过程。同时,对于威特莫尔的死亡,我还有一个更为合理,同时也是更为令人震惊的推论—威特莫尔自愿,由被告协助,完成自杀

时至今日,“天赋人权”已经由一种纯粹的理想,转化成了人所共持的信念。那么,我们是否准备好了并且有勇气来接受这样的纯粹逻辑推理,那就是天赋人权,其所隐含的条件是:生命自由,由公民个人支配。显然,个人有自杀的自由。继续推知,在特定的条件下,公民有要求他人协助自己自杀的权利。而第三者,在该公民准许的前提下,响应了该公民的请求,协助完成自杀,结束了他的生命。第三者不能因此被认定为犯有故意谋杀罪

在合理、客观地还原案件事实之后,需要指出,我认为本案无法排除死者是自愿牺牲。换言之,你无法排除死者是自愿被其余四人杀死这一可能性的存在

法官大人,我想请被告丹尼尔出庭作证。

问:丹尼尔,你好。请问,除了本案四名被告外,是否还有其他人见到维特莫尔被杀的全过程?

答:没有。

好的,谢谢。

法官大人,各位陪审员:在这里,我需要强调的是,审理本案的法官,包括我在内,全部的定案证据,有且只有,四名被告的证言,除此之外,别无他证。在证据明显不足的情况下,我选择了不仅考虑被告的证言,同时也在法律以及逻辑的合理范围内,尽可能地还原案件真相,得出自己的判断。由于我们假定被告在罪行得到证明之前是无罪的,并且要求刑事审判中的罪行必须得到排出合理怀疑的证明,我们应该以有利于被告的方式解决所有的疑难问题。这一不容怀疑的原则要求我们宣告被告无罪。由此,我确信,认定死者被故意剥夺生命,存在着超越合理怀疑的疑点,根据疑点利益归于被告的原则,还是只能判决四名被告故意杀人罪名不成立

 

 (五)控方辩护词(王胜娜)

首先感谢辩护律师在其进行虚假而大胆的假设中对受害人维特莫尔体能的肯定,特别是其对维特莫尔善良心性的肯定更是值得大加赞赏。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的人,却被他的同伴们残忍的杀害并分食了,这不禁让人扼腕叹息、倍感心痛。基于对方的假设,我不禁的想到一个问题,既然辩方承认维特莫尔几乎是探险者中体能最好的一位了,并且也认为他有善良的心性,那怎么会认为维特莫尔想要自杀,想要成为他的同伴的盘中餐的时候还需要别人的协助呢?从案情中我们可以显然的得知,在杀害维特莫尔之前五位探险者就掷骰子问题进行了详细的探讨,也就是他们还能够清醒的进行体力劳动,很难想象一个快要被饿死的人还会有如此清醒的思维,所以很显然他们当时的体力都是相当不错的,所以如果维特莫尔想要自杀,她是绝对无需别人协助的,所以协助自杀完全是无稽之谈并且,即使是协助自杀,难道就不是杀人了么?很显然答案是否定的。即四位被告的故意杀人罪是毫无争议的。

 

 

(六)辩方辩护词(刘绍娣)

我想说的第二点是:诚如控方所陈述:案件事实使得我们无法用当下的故意观念去得出一个稳定可靠的结论,探险者们显然就杀人进行了计划,他们花了大量的时间来讨论掷骰子的数学细节问题,掷骰子的目的就是选择一个要被杀掉的人。他们并非有意的选择了维特莫尔,但是他们的确有意的选择了掷骰子的方法,而且也确实有意的杀害了被选择出来的那个人维特莫尔也不是被意外选择或杀掉的,他们的同伴们有意的而不是意外的杀害了他。杀害行为是先前的一项计划的结果,而不是由于激怒或是由于盲目的冲动发生的,探险者们在庭审时甚至没有试图运用一种精神病理由为自己辩护。

但是所有的这一切并没有任何邪恶的意图。他们确实是出于一种自我保存的动机而杀人的。就像是自我防卫而杀人从法律意义上而言不是故意的因为它是出于“深深根植”于人性的自我保存的本能。如果镇定公开的自我防卫不是故意行为,那么探险者们的这一行为也就不是故意的。即使我也认为这一案件并不是一个自我防卫案件。相似的,尽管探险者们选择了杀人,但是他们不这样做就只能选择自己去死。他们没有什么合理的选择,因为他们发现自己处于恐怖而紧迫的情境之中。同样,说他们因为“必要”而杀人,指的也是这个意思。所有这一切都证明不存在故意。

通常而言,杀人意图意味着,存在其他一些合理的选择,法律要求他们做出那样的选择,而不是去杀人。一般来说,预谋意味着恶意,没有冲动意味着一种可受谴责的神志清醒度,但是他们的杀人行为使得这些原本的预想都难以成立。“故意”一词的诸多含义在这些事实上面无法统一起来。探险者们有预谋和有意识的采取行动,但是并没有恶意。他们没有犯罪意图

正如紧急避难抗辩内在的法律原则,即由于紧急避难而事实犯罪的人没有犯罪意图,所以不应受到惩罚,如果探险者们出于紧急避难而杀人,那么他们就没有犯罪意图,或者说没有在实质的意义上故意杀了人,因此应该被判无罪。

 

 

(七)控方辩护词(王胜娜)

如果正如辩护方所说,四位被告杀害并分食了维特莫尔都不算有恶的犯罪意图的话那么什么才能构成恶的犯罪意图呢?难道只是为了保存自己而牺牲别人就能妥善的从故意杀人罪里脱身么?本案中四位被告的杀人故意是清晰可见的,这也为辩护人所承认,但是辩护人却有提出四位被告“没有恶的犯罪意图”,因为她认为四位被告并没有杀人的动机,而只是出于一种自我保护,因为如果他们不杀人的话他们就要死亡。但是很显然,自身的死亡并不能很好的为杀害别人开脱。如果真如辩护人所说的,那么,一个被警察追捕的罪犯随便挟持一个人做人质就是正当的,即使他杀害或者伤害了人质,因为为了他的生命安全他才那样做的,他没有所谓的恶的意图,但是很显然我们发现这个是不被我们的法律和公众所支持的。

此外,我想提醒陪审团注意的是,有无恶的故意并不是构成我们十二条A款罪行的一个必要条件,因为我们的立法者清醒的意识到了如果将此作为条件,那将有多少人以此为自己开脱,也将有多少人因此而无辜丧命。基于此,立法者对是否构成故意杀人罪只规定了一个条件,即故意实施了杀人行为。所以,姑且不论辩护方对四被告的行为是否没有恶的犯罪意图的定性是否正确,即使我们承认其没有恶的意图,那他们也无法为其犯下的罪开脱,应以故意杀人罪进行定罪。

 

http://yema.fyfz.cn/art/656480.htm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