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明天成为昨天

—— 愿你我真情永远快乐依然

 
 
 

日志

 
 

【转载】 洞穴奇案模拟法庭庭审记录(四)  

2012-04-17 21:26:45|  分类: 法律相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表时间:2010-06-25 07:42:00 阅读次数:539 所属分类:教学资料
  
  【转载】 洞穴奇案模拟法庭庭审记录(四) - taozi - 当明天成为昨天  (十四)辩方辩护词(王锡勇)
  尊敬的法官大人、陪审团,法律是人类所编织的最为巧妙的工具,它所调整的是社会常态下利益平衡,本质上体现对“公平正义”的追求,并通过维系其认可的社会关系,来维持整个社会存续与发展。各位检察官也正是基于对法律的尊重和一丝不苟的职业精神而对四位被告提出控诉,以求恢复社会平衡状态。
      首先我们要表达的是,被告人的行为其实并没有悖于社会的这种公平正义,也没有破坏社会的利益平衡,他们的行为表面是具有谋杀之外部特征,但其实并不具备谋杀恶之基础。众所周知社会的存续与发展取决对自然界外部关系和人类社会内部关系处理,而后者就主要通过法律所调整,这种调整的一个重要方面便是对社会危害行为的责罚,从而以此恢复对受损害的社会关系与社会利益。谋杀罪法律施罚的基础也在于恶,——即是否打破社会利益的平衡状态,如果并没有破坏这种平衡则无恶可言(同样是杀人,士兵在战场上的杀人行为就因为不违背他所在的国家的利益,法律上并不认为是一种恶),所以四被告在自然状态下实施的行为,是符合当时非常态环境之下群体利益的,其心无恶意,哪有恶果?如果法律对无恶意的行为随加责罚的话,这种行为本身就可能意味着是另一种恶,其所产生的社会危害性之波及力是难以估量的。
     五人同陷绝境,这本来就是现存社会利益的一种损失,若五人齐亡,其后果所产生的现实影响又远大于本身损失,因为这意味着社会将承担虽是潜在但绝对确定的负担,(因为破碎的家庭会带来等诸多社会问题,需要更多的保险金,救济金,这都将是我们社会要承受,同时也意味着各位陪审员将要分担这种潜在责任)。
  那么维护这种利益的成本如何?其代价即牺牲了一位成员的生命利益。但我们绝不是说个体生命就不值得尊重,我们只是说在这场利益搏弈中最大的受益者是其实就是我们整个社会,因为洞中五人以他们的方式使本来业已受损的社会利益得到最大限度的维护和挽回,即生者以“生”维持了这种利益,死者以“牺牲”挽回了这种利益,另一个角度说,洞穴五人为保存社会整体利益都做出贡献,其牺牲者之大义更不亚于舍身饲虎,功德无量。但这种代价本应是全体社会埋单,可悲的是,我们并没有对生者进行安抚,反而出人意料反戈一击,将此代价转嫁到幸存被告人身上,假以法律的名义强四被告担不义之责,那么法律公平正义又何在
  检察官代表国家控四被告以谋杀,虽然目的是恢复社会利益平衡,但此举表象治标,绝非实质治本。个体遵守法律是其做为社会成员最基本的义务,同样为成员提供必要的生存保障也是国家义不容辞的责任(因为法律当是一种契约),被告人身陷绝境之时,国家理所当然有救援的法律义务(如营救人员的牺牲即可视为履行这种职责的代价),于十万火急、千钧一发之时,若没有救援或是救援不力(其实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违约),再剥夺个体自救的权利,这岂不是对生命的一种漠视?这并非法之本义。因为被告人所处环境是非常态的,而法律规制的却是常态社会,鲁宾逊与星期五的关系又岂是常态法律所能调整的?四被告在这个吞噬他们的洞穴中所面临的问题恰是我们的祖先曾经遭遇的困惑,即如何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生存机会以完成种族延续。在不允所有人都能生存的条件下,利益权衡是必需的,结果是必然的,牺牲也是不可避免的。为了保证群体存续,多数个体存活,这才是洞穴五人最大利益,群体在尽可能保障生之权利的同时,个体也有肩负为保存这个小群体的存续而死的义务,个体与群体这种关系便是天然的,生是符合社会利益的,而死却恰是为生而做出的必要的牺牲。
  这里要提醒陪审团,此时虽然名义上法律赋予公民平等生命权,但实质上却不能为个体行使这种权利的提供保障,而可能保障个体生命权的并非外部法律而恰是这个小群体。在法律无能为力的情况下,个体以百分之二十死的概率,去换取百分之八十生的机会,群体以百分之二十绝小代价去挽救百分之八十的大利益,这无论于个体于社会都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十五)控方辩护词(赵祥)
  我感到很惊讶,因为我刚刚从辩护律师的嘴里听到了“生者还生,死者已死”这样的话。我被这句话的意思吓到了。辩护律师这句话的意思是既然被害人已经死了,那么让我们保护还活着的被告吧。他竟然让我们对残忍的行凶者采取保护的态度而不是惩罚。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还需要法律做什么,我们直接采用“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就是了,那么我们每天都必须要采取任何手段来保全自己,因为按照辩护律师的说法如果别人杀了我们,那么为了维护即存的社会利益杀人者将得不到追究,而我们只能选择在死后选择向上帝哭泣:我们只能对着上帝说:神啊,你为什么要让我是个弱者,给我一个强健的身体吧。我要选择杀人而不是被杀。尊敬的各位陪审员,如果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的话,那么那将是怎样的一个社会啊。我想最起码安全与生存将会成为一种奢望吧。
  从律师的言论中我还听到了一个让人不能接受的观点:我们可以为了大的利益而去放弃小的利益。可是请陪审团注意,我们现在谈的不是商人或者政治家口中的利益,而是一个个鲜活的的生命,谈的是你我的生命。在法律看来,每一个生命都是及其崇高和无限珍贵的,任何人的生命都是无价的,不具有可比性。生命是上帝赐予我们的一项神圣的权利,不能以任何方式让渡。任何剥夺生命的行为都是对人类道德的最大蔑视,都应受到惩罚。一个品德良好的人会自愿等待饿死而不是杀人。在这种恐怖而又悲惨的境遇中,等待饿死而非杀人才是必要的行为。颗粒不进直到死亡是不容易做到的,但是难道它的道德必要性还不够明显吗?当原告选择这所谓的最公平的杀人方法时,他们有什么理由为了自己的生命而剥夺他人的生命?
  
  (十六)辩方辩护词(王锡勇)
  检察官将抽签决定命运这种方式控以谋杀,却忽略了正是这种方式才使得社会利益得到最大程度的挽回的事实,表面上是以代表国家修复受损较小利益,而实际上是在以合法方式在损害国家更大利益(尽管他们并没有意识到)。与其说是以挖肉补疮的方式来维护法律尊严,倒更不如说是他们正在以法律的利器草菅人命所以此时亟待尊敬的陪审团慧眼明辩这种名是而实非的行为并进行理性判断!
  被告人身处绝境,只是在自然状态下做出这种选择,而这种选择不仅公平也符合社会利益,因为最后四人以此生还,从而避免产生因全体死亡给社会造成的损失。道理很简单:各位常常愿意做的是花一样钱买五样东西,明知五人必死的情况下,突然给你一条荆棘之途,代价是死一保四,丢车保帅。一和四比大小,三岁稚童能明白,换个例子,虽然当时大伙儿欲同舟共济,但不幸的是这只小舟限乘4人,5人齐上必定全部葬身鱼腹,在别无他途可供选择的情况下小利益与大利益孰轻孰重,稍有常理的人亦能明析我们并非意指个体利益在任何情况下都一定小于集体利益,我们只是说在个体与集体利益不可分割必有取舍的特定条件下一定会存在这种残酷的比较,哪怕是我们意所不愿的。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因为此时个人与整体已是不可分割的。当法律不能为受约成员提供保障时,那么生硬的法条也只是一张权利的空头支票,法律的效力便在此形成一个盲点,洞穴成员及相互关系便恰在常态法网之外,常态法律不能给非常态之下成员提供更合理的解决方案,那么他们维护生存权的方式自然只能由全体成员决定最高利益是这个群体多数人的生存权个人利益定然在此之下便无可苛责。饿汉对蒙娜丽莎的微笑居然无动于衷,难道我们就以此苛责他没有高雅的艺术眼光,(给个微笑不如给块面包)。当死亡扼住被告喉咙的时候,难道我们还能递给死神一根叫“法律”的绳索?(未免有些残酷了)饿死事小,失节事大那是封建时代傻姑干的傻事儿,死神盯上你,上帝放弃了你,其结果你心知肚明。法律是与人的生活状态密切相关的,人不仅仅是靠法律观念而活,而更是在法律与现实环境的互动中生活下去的法律所平衡的翘翘板需要一个位置适当的特定支点否则游戏是不能有效继续的。而在洞穴环境下却无法为法律有效运行提供这个支点,假以法律去挑战生理规律,岂不是削足适履,漏脯充饥?所以被告行为本身并无恶可罚,如果硬说抽签牺牲一人利益而拯救四人生命这种义举是一种恶一种罪的话,那么我们很难理解“牺牲一个人幸福千万家”这句话的真正价值内涵。(其实这两种情况下都是外力作用下的结果)如果更控以谋杀的话,则更意味着牺牲者的血白流,肉白吃,他们在黑暗绝望挣扎中共同缔结的生命之舟却驶不出所谓公平正义之法网,本以为逃脱了自然之灾,却又陷入了更为可怕的文明的沼泽,死者的在天之灵又岂能心安?这又岂不是法律的悲哀?
  
  (十七)控方辩护词(赵祥)
  我首先还是要强调一点:没有哪一个生命可以超过其他生命。我不是不赞成牺牲,可是任何牺牲都必须是自愿的,否则就是侵犯了法律所确认的生命平等和神圣尊严。如果没有人主动牺牲,那谁也没有权利杀害不愿牺牲的人。每个人呢都有义务面对死亡,都不能违反最高的道德和法律义务去杀害别人。对方律师完全错了,他认为为了四个人的生命而放弃一个人的生命就如同为了较大利益而去放弃较小利益一样轻松,什么时候在我们人类的道德观点中生命可以如此轻松的说被放弃就被放弃?我认为这么说是野蛮而又残忍的。但是以数字为理由的意见被很多人所持有,并且也是许多清醒的思考者的一个难解的结我们能够为了100个人的生命而杀掉1个人吗?如果是为了一百万人呢?什么时候杀人的收益会超过损失?以至于我们可以开始谈论为了较大的利益可以放弃较小的利益?如果我们可以为了挽救5个人杀掉1个人,为了挽救一百万人而杀掉1个人,但是我们会为了5个人杀掉4个人吗?为了一百万杀掉99万呢?我想在这个数字游戏面前任何一个理智的人都开始犹豫起来了吧。所以请不要被对方口中的数字所误导。如果真的向辩护律师口中说的那样可以为了较大的利益而去放弃较小的利益,那么我请各位陪审员注意,在救援过程当中,由于山崩我们还不幸牺牲了10位英勇的营救人员。按照对方的逻辑,10个人的生命总比5个人的生命还大吧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在牺牲了10个人以后放弃救援?我们是不是应该任由5位,哦,不对,是四位登山者因为他们残忍的杀掉了第5位登山者也就是我们的被害人。我们是不是应该任由这四位登山者困死洞中呢?
  不会,我们会尽我们一切的努力去就他们。因为只要他们有一人还活着,只要他们还有着活的希望,我们就不会放弃。因为生命是不能用简单的数字来衡量的
  
  
  (十八)辩方辩护词(王锡勇)
  于个体而言生命权是至上的,而对于一个社会而言生存权、发展权是至上的。成员、群体、国家、甚至整个人类社会,只有在相通相融的情形之下,法律方能有效规制成员行为,调整社会关系,维护利益匀衡。当国家受到外敌侵扰,法律上,此时所有国家的成员在都有保家卫国的义务,但实际上他们通过了某种契约,决定以牺牲少数人的利益求得了整体生存发展;当我们人类有朝一日再逢2012年的劫难时,在无法拯救人类每个成员的时候,希望我们依然能秉记生命是平等的法谚!但这里我们要表达的是,此时这只是一种机会平等,即在上帝主持下的每个人都有一次抓阄机会。而机会就意味着一种偶然,牺牲则将是一种必然。因为搁置法律这台天平的常态社会环境已经不存在了。当抢占了牺牲者生存机会挤上方舟的幸存者在为生而欢呼时,难道上帝还要以一纸判决追究他们的“谋杀罪”不成?天助自助者,此时上帝已经入伙,生者要做的是如何去面对新世界,创造新生活!
  最后尊敬的法官大人,陪审团,我们要说的是法律是维系社会的纽带,而绝非绑架人类的捆索。公平正义无需华丽的外表,人类所创造的法律只是给真理加穿的华贵的外袍,如果我们不能拨开迷雾,拨开我们自已所设置的认识障碍,则永不能探寻到法律外衣下的真谛,所以我们同时也要提醒法庭,我们的法律不仅仅是对罪恶的刚性惩罚,其实她更包容着对人性的关怀,法网柔情,刚柔并济,这才是彰显法律真义。
  
  (十九)控方辩护词(赵祥)
  感谢辩护律师给我们的精彩演讲,对不起,我只能说这是场演讲而不是辩护词。这位律师的位置应该是大学的讲堂,而不是法庭。所有的生命都有无限的价值,一个生命与两个生命就是同样珍贵的,与一百万个生命相比亦是如此。事实上,一个生命与无限个生命都是一样珍贵的。
  尊敬的各位陪审员,请不要被辩护律师华丽的词语所欺骗,他说的再怎么冠冕堂皇也掩盖不了四位被告杀害被害人的事实。在他们放弃所谓较小利益保全较大利益,牺牲少数人拯救多数人的时候,永远没有理所当然,永远没有他们所谓的真理,有的只是手上带着鲜血的幸存者。我恳请各位陪审员判决四位被告有罪。
  
  http://yema.fyfz.cn/art/656485.htm
  
  

        


        



        




        
  
  



        
          
            
            评论这张
          
        


          
            
              【转载】 洞穴奇案模拟法庭庭审记录(四) - taozi - 当明天成为昨天
            
            转发至微博
          
        

        
          
            
              【转载】 洞穴奇案模拟法庭庭审记录(四) - taozi - 当明天成为昨天
            
            转发至微博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