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明天成为昨天

—— 愿你我真情永远快乐依然

 
 
 

日志

 
 

【转载】王彬:司法裁判的道德效应  

2012-04-17 09:41:42|  分类: 法律相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载《法制日报》2011年11月5日声音版

    

 

 早在十年前,四川省泸州市发生的一起遗产继承案引起了人们对法律与道德关系的广泛关注。该案的主人公黄某未将财产交给他的结发之妻蒋某继承,而是遗赠给在他弥留之际仍能不离不弃、悉心照料的情妇张某。对于该案的裁决,法官很容易在《继承法》中找到明确的规则:公民可以立遗嘱将个人财产遗赠给国家、集体或者法定继承人以外的人。仅从这一条文推断,我们可以发现立法者并未限定“法定继承人以外的人”的范围,然而,“第三者”作为遗赠对象则直接挑战了传统的婚姻道德。在媒体和民意的聚焦之下,该案主审法官在判决中援用了“公序良俗”条款,宣判黄某的民事行为无效。从而,该案被学界称为中国“公序良俗第一案”。

时至今日,关于该案的争论仍未平息。这是因为,“法律与道德的关系”这一问题是法学研究中的“好望角”,是错综复杂而又难以绕过的“哥德巴赫猜想”,以至于这一问题横亘了西方法律思想史,并直接或间接地促进了西方法理学的“知识增长”。在西方,尽力剥离法律与道德的关系,维护法律的自治性和独立性,进而实现法律的权威性,是法治主义者们的理论憧憬。在他们看来,只有从根本上切断法律与道德千丝万缕的联系,让法律成为一种自主性的知识,才能让法律摆脱政治与道德的阴影,现代社会的运转与维系才能切实依靠法律来实现,法治社会才能真正得以建立。如果法律与道德不能分离,政府就有可能以道德之名侵犯公民的个体自由、剥夺公民的法律权利,因此,“把法律的交给法律,把道德的还给道德”也成为自由主义者的口号。

诚然,处于法治进程中的当代中国急需确立法律权威,确立民众对法律的信仰。因为古典中国长期司法与行政不分,道德与法律不分,以至于“法律工具主义”思想在当下仍然泛滥。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我们的确需要廓清法律与道德的界限,克制以德治破坏法治、以道德之名干预法律权利的冲动。因此,“公序良俗第一案”的启动遭致诸多批评,在批评者看来,该案主审法官与其说启动法律原则来判案,不如说运用了语焉不详、模糊不清的道德来判案,最终侵犯的是遗赠者意思自治的民事权利和被遗赠者的财产权利

然而,试图实现法律与道德的分离只是一种理论上的一厢情愿。法律本身就是一套具有道德性的规则体系,一方面,立法者通过运用极具价值色彩的词汇赋予法律以道德的意蕴,另一方面,模糊性的法律语言需要借助于司法者的价值判断才能得以澄清。法律体系所承载的价值正是某种被法律化的道德。我们对某一案件的争论绝非仅仅是对一些法律概念的语义讨论,而是隐含在语词背后的价值观念之争。所以,在法学家德沃金看来,法律是一种“解释性概念”。法律的含义需要借助于解释而不断丰富,而任何法律解释都是在特定道德背景下的解释,法官需要借助于道德实现对法律规则或法律原则的证立,即法官要运用其政治道德寻求最佳的法律解释。因此,道德论证本身会构成判决书的一个组成部分,用德沃金的话来说,“法理学是判决书的一般组成部分,亦即任何依法判决的无声开场白。”

在这个意义上,司法裁决形成的背后往往都隐含着一场道德争论,法官的道德观念往往会成为司法判决隐性的判决理由,同样,司法判决也必须经受社会道德的检验,应当形成良好的道德效应。在这个意义上,“彭宇案”的裁决并非依靠的是证据,而是道德观念博弈的结果。因为,该案事实真伪不明,诉讼两造证据均不足。当法官在运用民法相关规则对该案进行裁决时,我相信,法官绝非仅仅通过对规则语义的解读而做出,而是规则背后的利益衡量、价值权衡所导致。一方是处于弱势的受害者的利益,另一方是见义勇为者的利益。如果受害者利益不能通过司法渠道得以救济,势必会影响司法公信力,甚或会导致当事人的上访乃至闹访。就彭宇案而言,法官适当照顾受害者利益,至少可以实现本案的“案结事了”。在该案中,法官的道德只是一种简单的实用主义,该案只要摆平就是公平!然而,这种道德却伤害了见义勇为者的道德、伤害了社会绝大多数善良公民的道德,以至于该案形成了人人自危的“寒蝉效应”。老人摔倒,无人敢扶;小悦悦两次遭碾压十八路人冷漠处之……彭宇案恶劣的道德效应和糟糕的司法困境已经浮出水面。

司法是一种衡平的艺术,然而,绝非仅仅是对当事人之间利益的衡平。在司法过程中,当事人利益、当事人群体利益、制度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往往会形成一个利益的层级体系,这需要法官在司法裁判中综合考量。在一些道德意味的案件中,法官更应当把制度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等间接利益或长远利益作为案件审判的参考因素。法官是否具备明确的道德意识,并正确回应社会公众的道德需求,已经成为衡量司法裁判道德效应的重要标尺之一。因此,一名智慧的法官应当既关注当下案件的裁决结果是否符合法律规定、当事人是否接受,更应当通过运用司法裁决的方法和技巧,实现良好的道德效应

(作者系南开大学法学院讲师,法学博士)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